1. 主页 > T吃生活 >AV女优作家告诉你不能说的女人秘密 ──《最低。》书摘连载第一章 彩

AV女优作家告诉你不能说的女人秘密 ──《最低。》书摘连载第一章 彩

 彩乃

「不是那幺坏的工作嘛。」

洋平用莫名高亢的声音说道,死皮赖脸的视线就这样钉在彩乃脣边。不是、坏工作。彩乃用颤抖的声音无力地複述一次,洋平露出游刃有余的表情点头一笑──怎幺、可能。彩乃也虚弱地回笑。洋平那充满浓厚酒臭味的脣碰触自己时,她突然想起刚才用同样部位碰过的、陶器的光滑触感。配着端上桌的料理,彩乃就这样喝起对方劝进的日本酒。

小口小口地,舔舐般地喝着。

──十二月的东京。

被灌进大马路的风吹得缩起脖子,环着双臂的男女在选择吃饭的店面时,来到位于青山一角、艺人们也很爱光顾的某家创作日式料理店。一道接着一道端上桌的料理,散发着高汤柔和纤细的味道。对彩乃来说,她并不觉得有多美味──像是坠落到摇晃的醉意里──咕噜。

她点头答应了洋平的邀约。

「小彩,这种程度不算有喝酒喔。」

洋平嘲弄似地说着,彩乃无力地摇摇头,说「不要再倒了」。总觉得从指尖到指甲,好像都灌满了透明的液体。停下酒杯,她用力睁着眼睛盯住洋平。不胜酒力是正常的。彩乃毕竟才十九岁。「变成大人以后,应酬的机会也会变多,这种程度还好吧。」趁着兴头不断劝酒的洋平,眼角瞇出皱纹,脣角却微微露出猥琐的表情。彩乃乱糟糟的胃发出痛苦的哀嚎。可是、还是去了。想要一点一点靠近此刻还无法碰触到的、名为大人的怪物,像要把酒灌进喉咙深处似地倾着酒杯,洋平用黏腻的视线很愉快地望着那样的彩乃。

就这样,蹒跚地拖着好奇心跟尚未穿惯的鞋,来到男人的房间。

──今天很冷。

感受到抚过身体的寒气,彩乃用双手抱住肩膀。她的故乡在北国的港口城镇。彩乃成长于钏路澄澈的天空之下,迎着略带湿润潮味的海风生活,应该很耐寒才对。所以,颤抖的或许是心灵吧──她这幺想着。脱下的衣服像蜕下的壳,冰冷地皱成一团扔在地板上。她横躺在床边,捡起单薄的洋装重新套上。从床上爬起来时,几乎已经要忘记的钝痛疾走而过。看了一下自己的脚,泛红的后脚跟已经肿了起来。彩乃弯腰轻轻抚摸积肿的部位。想到回去时也得穿那双鞋,就觉得一整个讨厌。看样子,为了搭配服装,选了这幺正式的细根高跟鞋实在是个错误。应该有把OK绷放进包包吧?确认过之前胡乱丢着的包包在沙发上,彩乃重新环视这个对一个人来说大到近乎寂寞的宽广房子。

「这个房子里的家具,全部都是手工製的。」

自豪的声音从彩乃身后逼近。

「唔。」

手指一用力,体液噗叽溢了出来。

男人滔滔不绝的热切言论,像是在这猥杂都会的汹涌波涛中偶然传入耳中的杂音,滑过彩乃耳际。

「能拿来当武器的东西最好都拿来用喔。」

武器──

对彩乃来说,所谓的武器就是年轻。在自己眼前的这个男性大人,一辈子再也无法回到那个时期。身体光滑、新鲜。水水润润,像新长出的绿叶一样闪闪发光。这虽是她最贵重的宝物,但另一方面,这样的她还无法分辨世间的酸甜之味,尚未成熟的自己会被大人趁虚而入。彩乃自己很清楚这一点。

即使如此,也只能赌一把了。

「可是,光着身体工作跟陪睡有什幺不一样?」

没有多想就把脑中浮现的话说出口,洋平嗤笑般地轻哼一声。

「那种更累。」

──更累?什幺意思?

彩乃把充满酒味的唾液和问题默默嚥了下去。

嘴脣相触前听到的那句话──小彩,要不要拍一支试试看?

AV。成人影片。

【延伸阅读】

#妞书僮       

本文摘自《最低。

AV女优作家告诉你不能说的女人秘密 ──《最低。》书摘连载第一章  彩

AV女优作家告诉你不能说的女人秘密 ──《最低。》书摘连载第一章  彩

大家眼中「最低」的我,是不能拥有幸福的吗?
幸福定义到底是什幺呢?
嫁入豪门、在国外举行婚礼、育有一子一女……
选择和多数人相同,安全的人生道路,就是幸福吗?
「你有没有光是活着……就觉得痛苦的时候?」
因为母亲身世被霸凌的彩子、对家人怀有秘密的彩乃、被
人妻生活禁锢的美穗、为男人奉献一切的桃子。以不同姿
态寻找幸福的四位女性,儘管不安、迷茫,仍坚持挺直身
躯前进的故事。

出版社:尖端

作者:纱仓真菜